燃文小說網 > 靈異小說 > 去天外 > 第六十六章 完蛋了
    小小洞室內,蒲團正上方三米高的穹頂,鑲嵌著一顆臉盆大珠子。發出柔和的白光,照得滿室通明。

    這也是一顆罕世奇珍,拿出去后賣十萬兩黃金都沒問題。實用性很強大,在漆黑的環境無可替代。

    信天游靜靜看了一會兒,喟然放棄。

    大珠鑲嵌進穹頂,表層也“琉璃”化了,同石壁渾然一體,不好撬。況且,不清楚它是否牽連陣法,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他離開“燈”下,按書寫習慣從左邊的洞壁看起。

    “前不見古人,后不見來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獨愴然而涕下!”

    楷書,走的是顏真卿路子。方正規矩,藏鋒笨拙。

    《登古幽臺歌》出現在修行者的洞府,總讓人感覺怪怪的。細一琢磨,又不奇怪。面對不盡時間,無邊空間,任誰都會產生迷茫與無力。

    信天游一邊看,一邊把手指頭探入筆痕摸索,表情漸漸凝固。

    這些字不是用鑿子刻出來的,而是用手指頭直接劃拉出來的。沉積深海億萬年,無比堅硬的巖石,竟在對方指下成了豆腐塊。

    下一行字龍飛鳳舞,入石三分,簡直要破壁飛去。

    “神安在?佛安在?仙安在?天人安在?”

    信天游樂了。

    敢情這位不是啥神佛仙,甚至沒見過天人。

    發泄一通后,寫字人的心態平和了許多,接下來是一版比較隨意的行書。

    “余幼魯鈍,多妄語,人以為癲……”

    信天游總覺得語境熟悉,好像在哪里看過,或者聽說過。皺眉略一思索,還是不得要領,繼續往下看。

    數行之后,他身子猛一顫。

    我勒個去,線頭掉進針眼里,巧得不得了!

    三天前才去過人家故居,拿走了人家威震天下的法器,今天就闖進了人家的洞府。

    這兒的主人赫然是,打遍天下無敵手的,癲道人!

    這廝認為,像楚山神女那樣拼命壓抑修為,固然延遲雷劫爭取了修煉時間。卻把所有風險堆積到了最后,造成一次性爆發,不可取。

    因此,他一個臺階一個臺階攀登,老老實實挨雷劈。

    隨之又發現了新問題,雷劫的威力與渡劫者的修為相關。你越弱小,便越成功。可越強大,天雷就越猛烈,不把人劈得粉身碎骨不罷休。

    他抵達前無古人的渡劫八重境界后,面臨嚴峻問題。對渡過最后一劫,頂多只有五成把握。

    天下修士均昂首以待,道門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在這種時候服軟,申請進入虛空秘境絕對不被允許,也違背了自己的道心。

    癲道人苦思冥想了半年,終于搗鼓出一個絕妙方法。

    以前送弟子到南海的時候,偶然發現一個海島的花草樹木格外繁茂,空氣清新。突生奇想,天地元氣越來越衰弱,在陸地散逸快,在海洋慢,海底也許有大靈脈。

    潛入深海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便在靈脈的出口挖了洞窟,以陣法隔絕海水,不定期來此修煉。

    渡劫前的兩個月,他再次潛入紫府。當修為達到了第九重后,由于厚厚的海水隔絕天機,雷霆并未降下。

    繼續在海底生活了一年,感覺再也無法提升了,他沖天而起,直接橫渡星河。

    按照癲道人的估計,天雷依舊會追擊。但由于他跑得快,雷霆的威力不能夠充分施展,完全扛得住。一旦脫離星球控制的范圍,就不足為慮了。

    敘述到此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毫無條理,文字散亂。想到哪寫到哪,估計不是在同一時間段完成的。

    有對生平的回顧,提到了門前桃樹。有對煉氣與煉神的心得體會,還有絮絮叨叨……

    比方說,當初“小無上”是夜朗國王子,恰逢政變被救下,念念不忘復仇。癲道人覺得,那不過是“螻蟻爭斗耳“。不勝其煩,將他遠遠丟到了南洋島嶼。

    當地土著生活原始,“無紙筆之具,但將羊皮槌薄熏黑,削細竹為筆,蘸白灰為字,若蚯蚓委曲之狀。”

    信天游把兩壁共三千多字看完,氣不打一處來。

    癲老頭是真的癲,真的懶。

    瞧瞧,都寫的啥?零零碎碎沒有中心思想,沒有段落大意……哪怕留下幾個字的破陣之法,也是好的。閑著沒事寫八百年前的風土人情干什么,留給后人考古呀!

    又仔細看兩遍,依然找不到破陣的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終于搞明白了,癲道人壓根就沒想到深海會有人拜訪。墻壁上刻的也不是“遺囑、傳記、功法“,屬于隨手瞎劃拉的涂鴉。

    沒辦法,信天游從空間戒指內取出震天弓,帶著僥幸的心理用弓梢去捅光幕,根本沒用。

    他只剩下最后華山一條路,釋放能量,用高溫焚燒來破陣。

    否則,必然像鉆入玻璃罩子的蒼蠅,被活活困死。

    光幕里的溫度比海水高一些,可也只有十二三度。不僅無法吸收外界熱量,自身的熱量正流失。

    光能倒是可以吸取,但其中高能量的紫外線含量太少了,遠遠不夠身體需要的。

    動能想都甭想,這兒可沒瀑布。

    最最要命的是,紫府內清潔光溜,沒吃的。

    癲道人飛升之前,呆了一年零兩個月,不曉得辟谷沒有。但他即使想吃,踏出光幕就行,外面是一海洋的食物。

    信天游才踏上漫漫的進化之路,細胞的新陳代謝并未擺脫對化學能依賴。一天不吃可以,十天不吃可以,甚至一百天不吃也可以……

    但一千天不吃,絕對要完蛋。

    一萬天不吃,地球先完蛋。

    一天后,他心急火燎制作完一百五十大方靈晶,收入空間戒指。

    總共才九個立方米,太小。被秘銀和其它材料占掉近一半地方后,剩下的空間只能容納這么多。

    二十多個小時沒休息了,不是爬崖壁剝“琉璃“,就是琢磨癲道人的留言,要不然亂挖掘。

    不敢睡覺,生怕一覺不醒。

    把一切準備好之后,信天游鄭重走到光幕邊沿,釋放能量集中于一點。

    陣法毫無變化。

    加大輸出,峰值達到了一千三百度,比普通巖漿還燙了。

    可惜,沒有用。光幕內的氣體流轉,瞬息把熱量擴散,只泛起了幾絲羽狀漣漪。

    信天游停下了。

    無效的事情,不必堅持。

    靠,完蛋了。( 去天外 http://www.kiullf.tw/16_16962/ 移動版閱讀wap.ranwenw.com )
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