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唐刃 >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此間事已了,我自飄然去
    【兄弟姐妹們,老牛向大家求票了,請支持支持俺老牛吧。】

    李世民如此的話語、神態和動作,讓蕭楓心頭感動之余,卻還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具有這等人格魅力的李世民,也難怪日后能成為一代明君。

    但是,便在此刻,蕭楓心頭突然升起一股極為怪異的感覺,他似乎覺得,李世民的舉動之中,有了一絲絲過于做作的味道。

    用蕭楓后世的話來說,李世民似乎就是在演戲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異常微妙,非是蕭楓這么敏銳之人,是體會不到的。

    不過即便有了這種感覺,蕭楓也是不以為意,歷史上的偉大政治家,哪個會不精于演戲之道?

    以蕭楓看來,李世民只不過是看了他如此強的能力,心中起了拉攏之意,卻又當著李孝恭的面,不敢過于明目張膽,只能如此示好罷了。

    再怎么說來,自己還算是李孝恭名義上的客卿。

    蕭楓便是如此,無論何時,他的腦中都是極為清明,不會被一些表面的現象所迷惑。

    等到李世民再次站起身子,他的身上,一股威嚴之氣再次蔓延開來:“孝貢,我立即帶了玄甲精騎出發,從上游五十里渡過汾水,連夜開始騷擾突厥人的營帳,你們全軍四更起營,明日早上強渡汾水,全力攻擊突厥人的營帳!”

    李世民這話,讓蕭楓大吃了一驚,他沒有料到,在突厥人可以退兵之時,李世民選擇的,居然是繼續攻擊,這顯然是非常冒險的行為,若是處理不當,極有可能引起突厥人全力反撲,讓唐軍損失慘重,但是如果運用的好了,這次的戰果,便是可以無限制擴大。

    由此亦可看出,李世民終非常人可比,竟能做出如此大膽的決定。

    李孝恭對李世民顯然極為了解,于是他馬上點了點頭:“好,我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既然看出大戰在即,而蕭楓又是牽掛安置在自己營帳之中的蕭皇后,所以他猶豫了一下之后,對著李孝恭和李世民說道:“總管大人,秦王殿下,我有一個不情之請,還請兩位能替我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蕭楓,你有何事,只管講來。”李世民連忙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次我刺殺頡利可汗之事,還請兩位多加保密,萬勿泄露出去。”蕭楓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蕭楓,這是為何?”這次,李孝恭又是難以理解了,蕭楓既然做出這等名震天下之事,等于替大唐立下了極大的功勛,封官進爵指日可待,卻為何要如此低調行事?

    蕭楓自有他的想法,現在的大唐,終歸還不是李世民的大唐,自己過早地暴露在世人面前,其實并非明智的選擇。

    蕭楓深信,自己潛伏在深處,不為世人所知,那也能更利于發揮他的作用。

    自己殺了頡利可汗之事,如果公布于天下,確實可以讓自己名利雙收,但是同樣也等于將自己完全地暴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屆時,大唐勢力之中,李建成一派,因為自己替李世民立下大功,視自己為眼中釘,那是必然之事,突厥人更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肉,喝了自己的血,這樣一來,對自己事實上卻也是利弊參半,還不如自己繼續潛伏在暗處,利用各種方法,改變大唐現在的政治格局,暗中扶持李世民上位,這要來得更為合理一些。

    當然了,對于這些道理,蕭楓是不可能向李世民和李孝恭解釋的,他只是淡淡一笑:“總管大人,秦王殿下,既為奇兵之道,首要之事,便是要做到隱秘,若是暴露在整個天下大眾面前,豈還能算得上是奇兵?所以對于頡利可汗被殺之事,以我之見,我們越是故作神秘,越是有那好處。”

    蕭楓這話,讓李世民和李孝恭兩人聽得暗暗點頭,不過他們再次看向蕭楓的時候,眼中已經多了幾分崇敬之色。

    雖然蕭楓說得極有道理,但是當一個人立下如此天大的功勞,干了這等震驚天下的大事,卻依舊能有蕭楓此刻的平靜心態,是何等難得之事?

    蕭楓卻是不管他們心中的想法,又是繼續說道:“秦王殿下,既然頡利可汗已死,此間事已了,今晚我就會離開大營,接下來,我會在洛陽城靜候兩位佳音。”

    確實,以蕭楓看來,李孝恭和李世民都是不世之才,兩人帳下,又都各有精兵強將,現在的蕭楓,留在大帳之中,已經暫時沒了什么大事,倒不如此刻便是帶著蕭皇后,離開大營,返回洛陽城。

    畢竟,在蕭皇后和李曼玉見面之前,蕭楓還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救了蕭皇后之事,讓人知道蕭皇后是自己救的,豈不就是等同于向世人宣布,頡利可汗也是自己殺的?

    若讓蕭皇后繼續隨著自己躲在大營之中,一個晚上還是可以,那白天怎么辦?蕭皇后的吃喝拉撒怎么處理?又沒有丫鬟可以照顧她,終歸有極大的不便之處。

    軍營之中,本就不適宜女人存在。

    既然蕭楓如此說了,李世民和李孝恭哪會不允?

    只是當蕭楓告別而去之時,李世民看著蕭楓的背影,又是忍不住輕輕贊道:“此人,真乃英雄!此等氣度,此等胸襟,常人難及。”

    邊上,李孝恭更是一臉慚愧之色:“世民,我看走眼了,當日終究沒有看出他的奇能,若非我想帶他來和你見上一面,我險些就失去如此一個奇才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你……其實我今日也有些看走眼了,在這個亂世,有這等才能,卻又低調如斯,這般灑脫,天下,唯有蕭楓一人而已,此人日后必成大器,孝貢,你能得蕭楓相助,我甚為羨慕啊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李世民長長一嘆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就在李世民緊急調動他的玄甲精騎之時,蕭楓在大營中取了兩匹健馬,帶著疲憊不堪的蕭皇后,連夜離開了大營。

    第二日凌晨,蕭楓和蕭皇后兩人,已經來到了襄陵。

    蕭皇后最近七八年,都是居住在大草原上,早就學會了騎馬,馬術之精,倒也不在蕭楓之下,不過她終歸女流之輩,這一晚疾行下來,她的身體便是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不過蕭楓卻也不敢在這等兵荒馬亂的地方多呆,現在的突厥人,還暫時控制著整個龍泉郡、文城郡,并將絳君位于汾水以北的地方,全給占了,也有大膽的突厥騎兵,分成小股渡過汾水,繼續深入到絳郡的各個角落,大肆掠奪,不過好在還沒有進入臨汾郡,所以蕭楓要做的,便是星夜兼程,趕回洛陽。

    只有到洛陽城中,那才能算得上安全。

    于是,蕭楓便是在襄陵,買了一輛簡易的馬車,用那兩匹得自軍營的健馬拉了,讓蕭皇后坐在車上,自己當起了車夫,一路朝著洛陽而去。

    可憐蕭皇后,雖然流落異鄉,卻也一直養優處尊,何時吃了這么大的苦頭。

    不過,也看得出來,此番雖然吃了極大的苦頭,這可憐的女人,也還是咬著牙堅持著。

    到了這等時刻,蕭皇后自然心中清楚,蕭楓是設身處地為她考慮,所以,她也就將蕭楓昨日晚上,對自己的“唐突”和“非禮”之處,給暫時拋到了腦后。

    照理說來,蕭楓此刻算得上是她的“殺夫仇人”,奇怪的是,她卻怎么也提不起對蕭楓的恨意。

    確實,身為突厥可汗的可敦,雖然讓她能享盡榮華富貴,卻也讓她羞辱異常,絲毫不用懷疑,這次若是蕭楓沒有帶了她逃出突厥人的營帳,只怕等她回到草原上之后,又不知會成為哪位可汗的可敦。

    對于出身尊貴的蕭皇后來說,突厥人這等父妻子續,兄妻弟承的習俗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,若不是心中實在放不下自己在中原的兒女們,她早就在處羅可汗死后,自己被迫成為頡利可汗的可敦之時,就自殺身亡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這里,想到自己居然還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女兒,蕭皇后便是對蕭楓沒有了任何怨言,所以蕭楓怎么吩咐,她便是怎么做,絲毫不會違逆了蕭楓的意思。

    雖然,在蕭皇后的內心深處,蕭楓這個“登徒子”的印象,已然深深地烙在了她的心底。

    ;

    {..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,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}( 唐刃 http://www.kiullf.tw/5_5263/ 移動版閱讀wap.ranwenw.com )
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