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唐刃 > 第一卷 第八十三章 難不成要失身了成?
    蕭楓心中在想著這些心事,表情之中不免就有了一些躊躇。

    蕭楓看起來如此躊躇的模樣,倒讓慕容水月又是生出一絲絲希望,若是蕭楓毫不猶豫地拒絕,或者直接說他沒有能力做這事,那慕容水月倒也死心了。

    這么一想,慕容水月心頭又是有些焦急,毫不猶豫地再次跪了下來,哀婉地說道:“蕭大家,還請出手相救我家阿弟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水月第二次下跪,讓蕭楓一陣手忙腳亂,下意識之間,連忙伸手去扶住慕容水月的手臂,將她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伸手之下,慕容水月的芊芊細手,再次握入了蕭楓的手中。

    慕容水月心中又羞又怒,卻也只能暗自咬牙強忍。

    以慕容水月先入為主的觀念看來,蕭楓這必然又是在借機輕薄她。

    自己這一生,從未被人如此輕薄,更未和男子發生如此肌膚相親之事,想不到一世的清白,居然為了救自己的阿弟,而毀在眼前這男子之手。

    不過,好在這男子,人品雖然并不怎樣,倒還算得上是“一代大家”,文采斐然,更兼武藝出眾,人也長得不錯,也算是勉強符合自己心中所望。

    暗中嘆了一口氣,慕容水月繼續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蕭大家,若是您能救出奴家阿弟,并不嫌棄奴家的蒲柳之姿,從此之后,奴家便愿意只為你一人歌舞。”

    以慕容水月此番看來,蕭楓有權有勢,自己若要求蕭楓出手相助,除了自家這身子之外,還有何種依仗?

    這可惡的蕭楓,如此故弄姿態,還不是為了得到自己的身子?而且還得是讓自己心甘情愿、懷著感激之心送上門去,但是即便自己聰明,識破了他的詭計,又能如何?還不是得乖乖地落入他的圈套之中?

    慕容水月如此一番話,讓蕭楓不免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這慕容大家話中何意?莫非我救了她的阿弟,她便愿意以身相許?

    須知,在這個時代,歌舞伎分為好多種,其中一種,便是稱為“家妓”,這個“妓”,自然也不是后世的那個“妓”,只是富貴權勢人家家中養著的,專門為自家服務的歌舞伎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這種“家妓”,又和普通的歌舞伎大為不同,因為她們和奴婢一般,沒了人身自由,都是主人的財產,而家妓的身份,比之妾要來得低一些,比之普通奴婢卻要高一些,介于妾婢之間,但是同樣要陪主人做任何事情,包括晚上侍寢,替主人生育孩子之事等等。

    慕容水月這話,便是隱隱表明,若是蕭楓肯救出她的阿弟,她便是從此洗盡鉛華,進入蕭府,只為蕭楓一人歌舞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慕容水月如此一位佳人,肯說出這樣的話,確實是做出了極大的犧牲,也確實讓蕭楓的心頭,忍不住生出一絲絲漣漪之意。

    只不過,蕭楓坦坦蕩蕩的君子一枚,豈是這種趁人之危的小人?

    蕭楓真要對這慕容水月有了一番心思,也絕不希望是靠這種方法得到慕容水月的身子,這種法子得來的女人,與那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,又有何異?

    于是,他便皺起眉頭說道:“慕容大家,你這是折煞我了,你且別急,待我想想辦法,只是你這……事,你萬萬不要再說起。”

    蕭楓這話,讓慕容水月忍不住一愣,再看蕭楓之時,她便有些猶豫了。

    只是,片刻之后,她對蕭楓那極深的成見,再次占據上風,以她看來,這蕭楓還真是“虛偽”到家了,還故意玩弄這等手段,讓她心中更為感動一些。

    莫怪慕容水月如此想法,她是何人?

    她入了歌舞伎這行六七年,什么樣的男人沒有見過,哪個男人不是表面對她極為尊敬,心中卻不知在想什么齷蹉心思?

    若不是圣女教還有些實力,云月樓又是頗有影響力,而她和云月樓的其他的歌舞伎們一樣,都是打定主意,賣藝不賣身,她此刻早就不知道淪為哪個權貴府中的禁臠了。

    所以,慕容水月的心思之中,男人本惡,這可是她根深蒂固之想法。

    而且,若是男人不惡,那蕭楓這廝,他還如此捏著自己的小手作甚?

    慕容水月想要抽回自己的小手,卻又怕惹得這“偽君子”心中不快,只能暗自嘆了口氣,蕭大家這是要將欲擒故縱之法,發揮到淋漓盡致之間啊。

    既然你蕭大家想要演戲,我慕容水月總只有陪著你繼續演,演得你心中滿意為止,讓你既能做了好人,又能得償所愿地收了自己,從而開開心心地去救了我家阿弟。

    于是,慕容水月便是順著蕭楓的意思,繼續“嬌嬌羞羞”地說道:“蕭大家,其實這話……本不應該是奴家如此坦誠說來,只是那一日晚上之后,奴家心中,早就有了蕭大家的身影,即便沒有我家阿弟之事,奴家也是……仰慕蕭大家的才華,若是此生有幸,能隨侍蕭大家左右,水月已然無憾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慕容水月心中真是羞愧欲死了,她從來沒有想過,這些話居然能從自己的口中說出來。

    慕容水月這番含羞帶嬌的“表白”,讓蕭楓也是大吃了一驚,便是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慕容水月。

    此刻,若說蕭楓還不動心,那他便不是男人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蕭楓色迷心竅,所以如此輕易地被慕容水月所迷惑,只是慕容水月久居風月場所,為了應付一些難纏的客人,總是有些手段,說起表演之技,那她可是爐火純青,她若真要將一個男人玩弄在鼓掌之間,只怕這男人便是為她付出所有一切,卻最終一無所得,那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,慕容水月平時不屑于如此去做而已,能讓她慕容水月如此“傾情表演”的男人,真還沒有一個,蕭楓或許算得上是第一個。

    其實慕容水月自己都不知道的是,因為她心中,早就有了蕭楓這個身影,而且確實是對蕭楓極為仰慕,所以三分表演,七分真情之下,她才能將這番含羞帶嬌的表白,演繹到了淋漓盡致之間。

    只是,蕭楓再動心,他也不會乘人之危,所以他微微壓下心頭的綺念,便是轉移了話題:“慕容大家,此事日后再說,現在的當務之急,是要救出你家阿弟,但若是要救出你家阿弟,我須得對這事的經過,有個詳細的了解,而且最好能對整個圣女教,都有所了解,方才利于我去做這事。”

    蕭楓這話一出,慕容水月的心頭,卻也終于松了口氣,蕭楓的口氣之中,雖然還在故作矜持,但是有一點毋庸置疑,那就是蕭楓確實有能力去救自家阿弟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蕭楓方才發覺,自己無意之間,還捏著慕容水月的小手呢,心中微微有些尷尬,蕭楓不著痕跡地收回了自己手。

    “慕容大家,請坐,我想知道的這些事情,還請你詳細說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兩人便又在座位上坐了下來,然后慕容水月便是將圣女教的一些事兒,包括她阿弟這次事情的原委,詳詳細細地向蕭楓說來。

    不說蕭楓和慕容水月,在客廳之中繼續說著這事,在客廳之外的院子中,一個身影正潛伏在暗處之中,偷偷地客廳看著,等到蕭楓和慕容水月各自又在客廳之中坐下,那潛伏之人,終于惱怒地嘟囔了起來:“我就說嘛,阿兄和這慕容水月,必然有所糾纏,居然……居然都手牽著手了,只是隔著遠了,卻不知他們在講什么悄悄話,唔……我得去告訴阿姊。”

    原來,這是那極為大膽的秦巧云。

    這精靈古怪的小娘子,心中可沒有什么“非禮勿視”的想法,也不認為這偷看他人談話,是否正確之事,她此刻生活的唯一目標,就是阿兄,阿兄就是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只因一心牽掛自家阿兄,所以方才就偷偷出了內院,躲在遠處,從客廳敞開的大門往里面偷看,恰恰看見蕭楓和慕容水月兩人“手牽著手,卿卿我我”的一番場景。

    惱怒地自言自語著,秦巧云轉過身子,暗中離去。

    蕭楓接下來和慕容水月的這番話,談了好長時間,他是想通過慕容水月,更多地了解圣女教的一些事兒。

    只是,慕容水月越是坐下去,心中便越是焦灼不安。

    為何?

    晚上的宵禁時間要到了啊!

    若是再不離去,只怕今晚歸義坊的坊門一關,開始宵禁之后,她就無法回到云月樓了。

    偏偏極為可惡的是,這蕭楓似乎有意拖著自己在客廳中安坐,只是扯了關于圣女教的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糾纏她,但是她又不敢立刻起身告辭,只怕惹得蕭楓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蕭楓這是想要干嘛?

    難不成,他想用這個齷蹉的法子,留宿自己在他家中嗎?

    一想到這事,慕容水月的臉色,便是微微變得有些蒼白。

    若是蕭楓當真有這念頭,自己此刻提出告辭而去,他心中惱怒了,還會救自家阿弟么?

    正在慕容水月心頭患得患失之時,外頭的打更的梆子聲遠遠響起,宵禁了開始。

    慘了,今晚難道我真要留宿蕭楓家中,難不成要**在這家伙的手中了?

    若是這口是心非的偽君子,真要提出非分之想,那奴家可要怎么辦?

    奴家到底從了他呢,還是不從他呢?

    慕容水月的臉色,變得更為蒼白。

    ;( 唐刃 http://www.kiullf.tw/5_5263/ 移動版閱讀wap.ranwenw.com )
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