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盛唐高歌 > 正文 854 任職軍器監
    鄭鵬自己出錢來做新式交通工具?

    李隆基聞言,有些疑惑地問道:“修筑一條路,需要花費大量的錢財,愛卿準備用什么辦法收回成本呢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話,微臣做這些目的不是賺錢,而是做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,如果一切順利的話,到時火車可以賣票,慢慢收回成本。”鄭鵬斟酌地說。

    高力士有些感嘆地說:“老奴年近半百,自問閱人無數,像鄭將軍這種,實屬罕見,或許這才是真君子吧。”

    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;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。這是司馬遷在《史記》貨殖列傳中說的一句話,然而鄭鵬卻不同,當上高官、成為皇上跟前的紅人,偏偏放下身段做一個不入流的商賈,還不避諱地做,都說商賈是逐利貪財之人,鄭鵬出人意料自己掏錢補貼下屬,花大錢護送陣亡將士的遺骸回老家,還出巨資懸賞敵人等等。

    感覺鄭鵬一直活在自己的意愿里,從不理會別人看法,也不在乎別人的眼光,說不出的灑脫。

    李隆基的眼珠子轉了轉,很快開口道:“難得愛卿不求名利地為大唐百姓著想,朕很欣慰,既然是好事,朕也要表示支持,旨意可以給你,沿途用到屬于朝廷的用地,也可以無償征用。”

    鄭鵬一聽,心中大喜,看著李隆基似笑非笑的目光,心有所悟,馬上問道:“哪微臣要怎么感謝皇上呢?”

    李隆基沒有說話,只是干咳一聲,一旁的高力士接過話頭:“鄭將軍,你的想法有點匪夷所思,皇上也不能從國庫撥取錢款作支持,主要是怕引起爭議,影響團結,只能暗中支持,這樣吧,到時看看占用多少屬于朝廷的土地,按價值折成份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聽起來不可能,可看到鄭鵬信心滿滿的樣子,有心摻一腳,主要是不想潑熄鄭鵬的熱情,李隆基想想還是支持鄭鵬。

    名士酒坊就是雙方合作的成功例子,李隆基每個月都可以分到一大筆錢,而這筆錢不用入國庫,直接進入李隆基新設的小金庫,這樣花起錢來方便多了,不怕那些御史動不動就上奏折。

    李隆基不把他們放在眼里,那些大臣也奈何不了李隆基,但可以不用那么煩心。

    鄭鵬干脆利索地說:“微臣可以保證,無論那些地價值幾何,皇上的分紅不低于四成。”

    跟太子不對付,朝野也有很多妒忌自己的人,弄一個這么大的項目肯定惹很多人眼紅,有李隆基的加入,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,鄭鵬巴不得呢。

    高力士不著痕跡地看了李隆基一眼,看到李隆基并沒有反對,聞言點點頭說:“那,就依鄭將軍所言。”

    精明啊,鄭鵬說的四成是紅利,沒說是份子,也就是李隆基替鄭鵬說幾句話和出一點土地,剩下的事全是鄭鵬負責,成本不用出,賠錢不用管,有紅利最少能分四成,這可是穩賺不賠的好事。

    看到李隆基的心情不錯,鄭鵬趁熱打鐵地說:“皇上,微臣還有二個小小的請求。”

    “說!”李隆基簡單直接。

    “皇上,李侍郎跟微臣有賭約,這次收地,微臣覺得李侍郎是最合適的人選,一個李侍郎位高權重,經驗豐富,二來李侍郎出身宗室,而長安到洛陽很多是達官貴人、大唐宗室成員的土地,正所謂自己人好說話,讓他出面最合適,不讓李侍郎偷,也不讓李侍郎搶,只是依照地價收地,不與民爭利,于國有益,附合當日的賭約的條件,希望皇上能首肯。”

    別看李林甫像一個與人為善的老好人,鄭鵬知道這是他沒上位前的人設,其實他的權欲很大,是那種嘴里叫哥哥、腰里掏家伙的人,被這種人掂記上,就像被毒蛇盯上,李林甫三番二次針對自己,前面是享受假期,暫時沒跟他計較,現在有機會,肯定不能輕饒了他。

    從長安到洛陽,沿途最多就是達官貴人的土地、田莊或豪宅,這些人不會在乎那一點地價,要從他們手里要地可不容易,這是一份討人厭又得罪人的事,對鄭鵬來說,沒誰比李林甫更合適,等他得罪一大幫人,天天有人想著怎么給他下眼藥,看到他到時還怎么升官發財。

    這件事李隆基還是裁判,知道鄭鵬沒說錯,聞言想了想,很快應道:“賭約是哥奴主動提出,自然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,是你們的事,朕沒有異議,好了,說第二個吧。”

    鄭鵬的這點小心思并沒有瞞過李隆基,李隆基一聽就知鄭鵬要做什么,不過李隆基也沒表示反對,一來李林甫長袖善舞,是一個能力事的人,讓他出馬征地,讓鄭鵬的計劃順利進展,對李隆基和對大唐都是一件好事;二來李林甫突然放棄中立,突然向太子李瑛靠攏,李隆基心里不高興,正好趁機會敲打他一下。

    最后一點,在李隆基眼中,鄭鵬比李林甫重要多了。

    “謝皇上。”得到李隆基的首肯,鄭鵬喜出望外,有了李隆基表態,自己施展抱負之余,還可以借機報李林甫背后捅好的一箭之仇,簡直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“行了,說你的第二個請求吧。”李隆基擺擺手說。

    鄭鵬不敢怠慢,連忙說第二個請求:“軍器監分為舊軍器監和北軍器監,據微臣所知,軍器監的甲坊署和弩坊署都設在北都軍器監,而舊軍器監只有一個火器署,主要是加工和改良火器,微臣精通火器,皇上也答應微臣不參與軍器監的日常管理和生產任務,懇請皇上恩準微臣在長安舊軍器監辦公,如此一來,也能投身于新交通工具的研究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軍器監有四年前就搬到了北都,也就是太原(后稱北京),北都離長安太遠,鄭鵬剛回家享受了家庭的溫曖,還真不想跑到北都走馬上任,現在一門子心思就是修建大唐第一條鐵路,要是去了北都,一切都成了空談。

    大唐以繁榮、強盛、開放聞名于世,而它的制度也跟很多朝代有差異,就都志來說,以長安(今陜西西安)為京城(后稱西京、中京、上都),作為首都,后又設洛陽為東都(后稱東京),太原為北都(后稱北京),作為陪都,與長安合稱“三都”,690年,因為武則天改國號為周,遷都神都(洛陽),史稱武周,一直到705年,唐中宗復辟稱帝,才恢復“唐”這一國號,把首都遷回長安。

    李隆基的冷哼一聲,沒好氣地說:“還有一點沒說,就是留在長安,不妨礙愛卿替鄭家開枝散葉,對否?”

    行啊,還沒正式上任,就開始撂起了挑子。

    鄭鵬聽得出李隆基并不是真生氣,聞言厚著臉皮說:“皇上英明,微臣的一點小心思也沒瞞過皇上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“罷了,準奏。”

    讓鄭鵬擔任軍監器,只是一個過渡,不想鄭鵬變懶,李隆基把鄭鵬視作福將,肯定不會把鄭鵬放在軍器監里做其它人也能做輕易做到的事,為了秘密起見,火器署太重要,關乎到大唐的國運,李隆基想來想去,最后還是留在長安,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火器署跟鄭鵬很對口,所以鄭鵬留長安也就順理成章。

    可以說一舉三得。

    正事終于談妥,鄭鵬跟李隆基又聊了小半個時辰,主要是解釋自己做火車的想法,沒想到李隆基對鄭鵬鋪鐵軌這件事很有興趣,拉住鄭鵬問東問西,等他大致弄明白,鄭鵬的口水都快干了。

    等鄭鵬走后,李隆基揉了揉眉頭,看著鄭鵬畫的草圖,有些感概地說:“這個鄭鵬,什么腦子,怎么那么多奇思妙想,鋪固定的鐵軌,又說做特制的輪子,這樣最可限制保證車的穩定,真是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苦笑地說:“簡直就是奇思妙想,讓人拍案稱奇,老奴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鄭鵬說了那么多,高力士只聽明白一小部分,雖說沒弄透徹,但是感覺很厲害。

    “剛開始朕以為他要胡鬧,現在看來,好像還真像那么一回事,力士,你盯緊這件事,有什么進展都要給朕稟報。”李隆基也來了興趣。

    高力士連忙應下,猶豫了一下,有些好奇地問道:“大家,有件事老奴不知該問還是不該問。”

    “是想問,朕剛才想說蘭朵的事,說到一半又咽了回去的事吧?”

    主仆兩人一起這么多年,彼此都很了解,高力士一開口,李隆基就猜出他想問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家英明”高力士壓低聲音說道:“突騎施的蘭朵郡主,突然不辭而別,連賞賜都沒有領就回西域,所說的理由不能讓人信服,派人暗中調查才知她懷了身孕,沿途她還派人偷偷買了安胎藥,更能確認這一點,算算時間,正好是跟鄭鵬一起埋在地下那個時候,鄭鵬不是說無后為大嗎,看得出大家想反駁他,可話到嘴邊卻沒說,不知大家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蘭朵走得太急、太突然,李隆基肯定要弄清楚,于是派了不良人暗中調查,沒想到蘭朵竟然是懷孕了,未婚先孕,估計蘭朵也不好意思留在這里,借故回西域躲避一下。

    李隆基擺擺手說:“這件事只是一個猜想,一天沒確認,一天都是猜測,看鄭鵬的表現,肯定不知道這件事,當事者都對鄭鵬保密,肯定有她的顧忌和想法,我們靜觀其變即可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李隆基補充道:“讓人暗中看著蘭朵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遵旨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的效率很高,第二天一早,鄭鵬就接到委任的圣旨,巧的是,宣旨的人正是高力士。

    宣讀完圣旨,高力士笑嘻嘻地說:“嘿嘿,恭喜鄭將軍,謝恩吧。”

    鄭鵬謝過恩,然后接過圣旨,苦笑地說:“有勞高公公,先進屋喝口熱茶吧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欣然應允:“也好,這宅子修好這么久,咱家還沒好好看過呢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高力士隨意四處打量,一邊看一邊點頭說:“不錯,不錯,看得出花費了很多心思,雖說不是咱家看過最氣派的管宅子,但肯定是最讓人賞心悅目的宅子。”

    一進鄭鵬的宅子,高力士有眼前一亮的感覺,無論是假山、涼亭、樹木、花草、石桌石椅等等,彼此結合得那么自然、融洽,好像天生就這樣的,看起來就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這時鄭鵬跟高力士并排走在一起,綠姝、林薰兒、跟隨高力士一起來的侍衛都下意識跟在后面,鄭鵬壓低聲音說:“高公公,你這話可不對,最賞心悅目的地方,不是皇宮嗎?”

    高力士淡然一笑,同樣壓低聲音說:“皇宮只能說氣派,不能說賞心悅目,不瞞飛騰,咱家最喜歡就是看著這些花花草草,可皇宮中不常見,知道為什么嗎,花草樹木容易藏身,有安全隱患,為了皇上和宮中貴人們的安全,只能舍棄了。”

    鄭鵬一想,還真是,皇宮自己也進去多次,除了御花園多些花木樹木外,其它地方還真不多見,看起來很氣派,但少了一些生氣。

    崔二帶領那些侍衛下去喝茶吃點心,綠姝和林薰兒知道高力士不是外人,為了表示對他的尊重,親自奉上熱茶和糕點請高力士享用,這才退回后堂。

    坐在溫曖如春的大堂內,看著裝飾考究的環境,聞著怡人的檀香,吃著美味的點心,高力士打趣地說:“美宅美人美食,難怪飛騰樂不思蜀,讓你走馬上任好像讓你上刑場一樣,知不知長安每年有多少官員盼得脖子都長了,就為了謀一實缺呢。”

    鄭鵬伸伸懶腰,打著哈哈說:“多次出生入死,很多事都看淡了,讓高公公見笑了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好像有感觸地說:“的確,不同的環境,心境也不同,不怕你笑話,想當初咱家的愿望是能天天吃上面湯就滿足,誰料到有今日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武則天坐上帝位后,把李唐宗室子弟、包括自己的兒子都視作威脅她帝位的人,大肆迫害、清算,李隆基生日想喝個面湯,還得老丈人把一件衣裳當了換錢才吃上,主子都吃不上,像高力士這種下人,日子過得更是凄苦。( 盛唐高歌 http://www.kiullf.tw/6_6131/ 移動版閱讀m.ranwenw.com )
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