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盛唐高歌 > 正文卷 435 會來事的李白
    李白官途不暢順,可他也擔任過銀青光祿大夫、供奉過翰林,做過李隆基跟前的紅人,在御宴上出口成章、跟楊玉環曖味、命高力士脫靴,也算是有過人生巔峰。

    杜甫混得挺慘的,做的都是小官,經常被貶,后來還要住茅屋,兒子被活活餓死,巨大的聲望別說換來富貴,就是三餐也不繼,二人同樣才華橫溢,但結局截然不同,說起來也與性格有關。

    由于仕途不順,生活不如意,杜甫選擇做現實主義詩人,經常寫詩諷刺社會,不被統治階層喜歡,而李白不同,浪漫主義詩人,名聲大,又會來事,看看他寫過的詩就知道了,《憶舊游寄譙郡元參軍》、《贈汪倫》、《送孟浩然之廣陵》、《聞王昌齡左遷龍標,遙有此寄》、《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》、《江夏贈韋南陵冰》等等,不僅寫了詩,順帶把友人“帶”進詩里,在詩流傳的同時,友人也跟跟著沾光,這樣能來事,朋友不多才怪。

    朋友多,路也廣,處處吃香,混得也好。

    鄭鵬打定主意,讓李白多寫自己的好,這些詩流傳下去,李白越走向成功,自己的名氣就越大,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買賣。

    “請公子賜題。”李白眼前一亮,馬上來了精神。

    為了在長安出名,當日想上門挑戰鄭鵬,沒想到陰差陽錯成了鄭鵬的幕僚,李白一直想在鄭鵬面前顯示一下自己的才華,可惜沒找到合適機會,現在聽到鄭鵬主動要考自己,自然要表現一下。

    “無題,小白自擬即可。”

    給了題目反而多了限制,鄭鵬有心讓他寫出高水準的詩作,讓他自由發揮。

    李白應了一聲,沒有馬上作詩,而是拎起酒壇,昂頭連灌了好幾口,把酒壇子“啪”的一聲往桌面一放,很快說道:“諸位,有了,請聽一下太白新作《長安遇鄭鵬之美酒有感》”

    還真會來事,鄭鵬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:這家伙,進入角色真快。

    就在鄭鵬感嘆時,李白開始誦讀他的詩作:

    “長安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來琥珀光。

    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處是他鄉。”

    鄭鵬聞言楞了一下,這詩很熟悉啊,想起了,這是李白寫的《客中行》,就是第一句中的“蘭陵”改成了“長安”,詩是原創,不算剽竊,只是這也太省事了。

    李白搖頭晃腦地誦讀完,自認這詩寫得不錯,特別是最后那句“不知何處是他鄉”,暗使自己在這里過得很愉快,都把這里當成親切的故鄉了,是全詩的靈魂所在,閉著眼等掌聲,可等了半天也沒動靜。

    睜開眼一看,有些郁悶地看到,一旁的郭子珪面帶紅暈,不時偷看著鄭冰,鄭冰、郡主和小香三個女子一臺戲,湊在一起不知說些什么八卦,不是發出歡快的笑聲,鄭鵬好像神游天外,不知想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阿軍,在他眼中,什么也比不上那些能增強他體質的肉食,一個勁在吃呢。

    李白的臉色一下紅了,有些尷尬地說:“作得不好,在公子前面班門弄斧,見笑了。”

    鄭鵬這才回過神,拍拍掌說:“好詩,好一句不知何處是他鄉,小白,沒想到你是才華橫溢,不錯,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“好詩”

    “小白作得不錯。”

    蘭朵、郭子珪、鄭冰等人終于反應過來,紛紛給李白叫好。

    能不能再假一點,前面這幾人一點反應都沒有,當鄭鵬說好的時候,他們才跟著說好,特別是蘭朵郡主,說好的時候,眼睛是看著鄭鵬的方向,估計她連自己作什么詩都不知道,分明是看在鄭鵬的面上。

    心里有郁悶,不過李白是一個豁達的人,很快就釋然,高興地拱拱手:“過獎,只是拙然之作,沒想到還能入公子法眼,見笑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其他人怎么想,只要鄭鵬說好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最令李白高興的是,鄭鵬并不反對自己把他的名字放在詩名中,這樣一來,詩作傳出去的時候,李白的名字就可以跟如日中天的鄭鵬扯在一起,這能大大提高知名度。

    李白心情大好,拎起酒壇作勢要給鄭鵬倒酒:“公子,我要好好敬你一碗,不對,至少要敬三碗。”

    鄭鵬連忙擋住:“酒我喝,不過我更喜歡桂花酒,小白,你自便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家伙,喝酒為了盡興,就著酒壇喝,那壇阿婆清不知有多少他的口水,鄭鵬可沒這種愛好,連忙把他擋住。

    “少爺,奴家給你倒酒。”林薰兒跟鄭鵬相處久了,知道鄭鵬的習慣,忙給鄭鵬倒上了酒。

    咣當一聲,碗壇輕輕碰了一下,然后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喝完酒,鄭鵬高興地說:“好了,現在天氣冷,菜容易涼,有什么話一會再說,抓緊吃好、喝好,一會還有節目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起歡呼,然后高高興興地吃喝起來。

    酒足飯飽后,有婢女把碗筷收拾下去,鄭鵬干咳一聲,開口叫道:“黃三”

    黃三一個激靈,眼前一亮,馬上應道:“少爺,小的在。”

    “讓大伙都把手里的活停下,有一個算一個,到大堂內集中。”

    “得勒,少爺,小的馬上去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下人全部在大堂內集中,鄭鵬數了一下,門子、馬夫、婢女和護衛加起來有加起來有十二人,包括蘭朵的二個護衛和婢女。

    黃三很有眼色,等齊人后,大聲說:“少爺,祝您福延新日,慶壽無疆。”

    一眾下人大聲跟著說:“少爺,祝您福延新日,慶壽無疆。”

    大唐過年時,不說新年好、新春快樂、新春大吉這類話,說得最多就是“福延新日,慶壽無疆”,這是過年時說得吉利話,現在過年,下人向主人祝愿是必要的禮節。

    禮多人不怪,在喜慶的日子祝賀,也容易得賞。

    祝愿是好,叫得響聲,態度也真誠,讓鄭鵬有些無言的是,蘭朵的護衛和婢女也跟著行禮。

    鄭鵬笑了笑,轉過頭對林薰兒說:“薰兒,看賞。”

    辛勞了一年,過年時給點賞錢很應該,林薰兒作為管家,早就準備好了,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紅包,笑逐顏開地分發下去:“都拿好,這是少爺賞你們的。”

    代鄭鵬分發賞錢,這是彰顯地位的表現,林薰兒雖說還沒有名分,但早已半個女主人自居。

    “謝少爺,謝林姐。”一眾下人一邊高興地收下賞錢,一邊感謝道。

    林薰兒還沒有名份,現在下人都叫她林姐。

    紅包沉甸甸的,有下人偷偷打開紅包,不由心情激動,只見里面放著一張金葉子,少爺就是少爺,出手就是大方。

    分完后,鄭冰笑嘻嘻地伸長手,調皮地說:“哥,我的呢。”

    李白是富家子弟,并不差錢,聞言也跟著起哄:“公子,我的那份呢。”( 盛唐高歌 http://www.kiullf.tw/6_6131/ 移動版閱讀wap.ranwenw.com )
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