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反叛的大魔王 > 正文 第二零一章 純白之夜(4)
    即便成默如今對任何離奇的事情都能見怪不怪,也未曾經歷過這樣一個夜晚,不可思議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的出現,先是在云端餐廳遇到了阿亞拉,接著發現魔神貝雷特居然是一個人工智能機器人,而自己是被選為做圖靈測試的人。但這都不如此刻西園寺紅丸嘴里說出來的話令人震驚。

    陳放沒有死,成默覺得屬于情理之中意料之外,可井泉都沒有死,叫成默怎么理解?

    人類的科技水平已經能夠做到叫人死而復生?

    成默心念電轉,乍聽的時候成默覺得西園寺紅丸速的話實在太離譜,他清楚的記得自己將大理石的不銹鋼桌腳壓進了井泉的胸膛,那種情況下井泉絕對不可能活下來。但成默仔細思考,拋開“死而復生”這一層不可能,似乎井泉沒有死,就能夠完美的解釋西園寺紅丸為什么會在這里。另外騙自己井泉還活著對于西園寺紅丸來說沒有意義,所以西園寺紅丸說的是真話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    盡管結論荒謬,但成默還是更相信邏輯。得出了結論,成默并沒因為高月美在井泉手上,又或者井泉知道自己的本體是誰而暴跳如雷。成默還不知道井泉已經實力暴漲,以為井泉對他威脅不大,于是他淡淡的說道:“原來如此,難怪你能從康復中心逃出來.....我說井醒怎么可能相信你,只能說你運氣足夠好.....”

    “也許我運氣確實很好,但我從來不認為那間精神病院能夠困住我。就像我認為不管我躲在哪里,你都能找到我一樣.....”西園寺紅丸捏著一枚黑色的棋子讓它在指尖翻轉,“這就是人間棋局的有趣之處,因為把人作為棋子的話,人經常會做他身為棋子不該做的事情,如何控制棋子反而成為了比如何下棋更難的事情。弱者使用金錢,能者使用權威,強者使用教育.......而神使用信仰......”

    成默心里覺得西園寺紅丸說的觀點非常有意思,就算兩個人是敵人,成默都不得不承認,無論是和西園寺紅丸下棋還是說話,都是件有趣的事情,盡管這種有趣潛伏著危險。這時成默心中倏然一驚,警覺自己居然會一點都不厭惡西園寺紅丸,他冷冷的說道:“我對你的棋子論沒有興趣,現在告訴我井醒井泉兩兄弟,還有高月美和陳放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不要急,我說過,你問什么我都會告訴你,這一點我不打算食言。”西園寺紅丸停頓了一下,低聲說,“不過在這之前,你可以聽下我的提議。”

    成默并沒有拒絕西園寺紅丸,或者冷言嘲諷說自己對西園寺紅丸的提議不感興趣,成默知道等下西園寺紅丸等下要說的話,就是他等在這里的目的,于是成默面無表情的說的:“如果你想拿回你的烏洛波洛斯,我的要價可不會低。”

    西園寺紅丸搖了搖頭,低聲說道:“不,成默......實際上我要說的與我的烏洛波洛斯關系不大,我在這里等你,只是想和你合作......”

    “合作?我們兩個有合作的基礎?”成默看著正在轉動棋子的西園寺紅丸虛了一下眼睛,語氣中也有一絲嘲弄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成默,雖然說事情發展到了見面你就想我死的地步,但你自己想想,我們兩個之間真的有本質上的矛盾嗎?”西園寺紅丸揮了一下手,“說實話,我絲毫不介意你把我關在精神病院兩年,如果我是你,更過分的事情都做的出來,只是關著,已經很仁慈了,至于你的女朋友高小姐,我可以保證井泉沒有碰她一下,甚至他們兩個相處的還很好,這一點你可以去問高小姐......至于其他的事情,我殺了太極龍的人,我想這一點你不會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我從來沒有把我們之間的矛盾放在心上,我只是和你這個人合作沒什么興趣。”

    西園寺紅丸笑了一下,說:“我想你應該不會對我存在誤解,作為一個棋手,任何棋子都是需要為棋手的利益犧牲的,許諾只是控制棋子的手段.....”西園寺紅丸正襟危坐的注視著成默,“但你不是棋子,你是棋手.....只有在勢均力敵的情況下,才談的上合作,大家各自以實力作為保證,這不是比任何許諾更有效嗎?”

    成默也搖頭,“你這樣的做法會極大的降低效率,時間久了,也不會有人愿意跟你合作。比如現在,你跟我談合作,我就會因為你曾經的作為,而考慮和你合作的風險。”

    “這只是你的看法而已,實際上只要你有能力有資源,人品再爛,也會有人要和合作,更何況要洗白,你看弗洛蘭,盡管被我騙了好幾次,這一次不依舊選擇了和我合作?再說想要洗白,這種事情再簡單不過......更何這次合作對你來說,可是相當有利......不僅能解除你現在的困境,還能有持續的好處進賬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你不妨說看看。”成默不置可否的回應,實際上他一點都不信西園寺紅丸的話,他覺得西園寺紅丸就算會給出利益,這背后不是他犧牲十倍的利益,就是西園寺紅丸挖了無數的坑,但成默也想知道西園寺紅丸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太極龍中的地位比較邊緣,所以沒有把蓬萊島的事情匯報給太極龍,所以只要太極龍追查到井醒這條線,那么你就脫不了關系.....”西園寺紅丸換了嗤之以鼻的語氣說:“不管是太極龍還是神風都有種臭毛病,他們不僅喜歡用國家大義來束縛人,想要在這種機構出頭首先看重的不是能力,而是出身和忠誠度......我向來都討厭這種充滿腐臭的官僚機構。”

    “神風我不清楚,但我覺得太極龍還算不錯,即便有些官僚習氣,也無傷大雅。”成默淡然的說。

    西園寺紅丸并沒有把成默的話當真,他笑了一下,意味深長的說:“你的做法已經說明了一切,你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太極龍的人,當然,是我的話,我也會選擇一樣的做法,所以我說我們是同一種人。我們不相信道義,不相信教條,不相信權威,也不相信其他人.....在進入神風之前,我曾經在米國的西點軍校進修學習,西點軍校的學員格言是:‘絕不撒謊,絕不欺騙、絕不偷盜,也絕不容忍有此類行為的人。但CIA的局長彭佩奧給我們的講的第一堂課就說:我們撒謊欺騙偷竊,還有一套完整的課程。但這一切是為了國家,所以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米國不斷探索進取的榮耀....你看這個邏輯多么可笑,為國家就可以,為自己就不行.....”

    成默沒有說話,他沒有表示認同,也沒有表示反對,如果是以前他會覺得西園寺紅丸說的很有道理,可現在他回憶起貧民窟的慘狀,成默卻產生了更深的思考,自由意志和道德責任,到底誰更重要?

    西園寺紅丸繼續說道:“話扯的有點遠,我就說我怎么幫你解除困境吧!我等下把天選者家園和自由陣線在雅典的秘密基地的位置告訴你,你直接找過去,就可以抓到弗洛蘭,陳放也被關在哪里,到時候我叫弗洛蘭拷問陳放,這個時候你沖進去殺了弗洛蘭,那么現在我們就有了個份量足夠的背鍋俠,也有了陳放這個證人.....至于井醒也就好解釋了,弗洛蘭和井醒在蓬萊島就認識,他們兩個攪和在一起,不是理所當然的嗎?而井醒懷疑你是太極龍的人,找人扮演成你,也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......”

    成默認真的思索了一下,西園寺紅丸給出的解決方案可以說是十分完美了,他很難不心動,于是成默低聲問:“基地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不多,不加陳放一共五個人,全都是天選者家園和自由陣線西班牙分部的人,除了弗洛蘭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,所以你只要殺了弗洛蘭就行。”頓了一下西園寺紅丸補充道:“都是潛行者,這算不算一份超級大禮?也算是補償我從你們太極龍拿走的烏洛波洛斯吧!”

    成默并沒有被突然砸下來的餡餅所迷惑,他平靜的看著西園寺紅丸說:“慨他人只慷這一招你到是運用的很熟練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華夏不是有句網絡流行語不是叫做‘人艱不拆’嗎?”西園寺紅丸將指尖上旋轉的黑色棋子,扔到了成默的身上,“這種情況下,你要是拒絕我的好意,那我只能說自己看錯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合作.....那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烏洛波洛斯肯定要還給我,五百億美金對半分,不過剩余的五塊烏洛波洛斯我就不和你爭了。另外,陳放我沒有殺他,他的烏洛波洛斯你得換一塊白板給我,對于你來說,這可是穩賺不賠的生意,我之所以留下陳放,就是因為陳家在華夏足夠有實力.....你看我替你考慮的多周全......”西園寺紅丸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很公平,公平的不像是你的風格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合作,當然還有后續。我需要你手上能夠屏蔽信號的道具,除此之外,我還想和你深度的交換情報,其中包括太極龍的科研方向,科研進展,還有防衛布置,以及潛龍組的一切信息。”

    西園寺紅丸終于露出獠牙,就像等待著獵物進入捕獵范圍的猛獸。成默直視著西園寺紅丸,就像一個只有利益,沒有道德的政客,冷靜的說道:“你想要神風的情報和我交換太極龍的情報,價值不夠。”

    “不.....”西園寺紅丸搖了搖頭,“我用星門的情報和你做交換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接觸到星門的情報?”

    “轟炸你們的幼畜就是星門的歐羅巴領事斯特恩親自交給我的。目前來說,我并不能給你太多情報,但你要相信我,只要我們精誠合作,我們一定能通過情報交換,在各自的組織中獲得越來越越重要的位置。所以,我們彼此混的越好,對于彼此的價值就越大......”

    成默第一次遇到一個人,說服你時給出條件能夠如此的直擊人心,就像他的語言具有穿透一切的力量,而這種誘惑人墜入邪惡的力量,是魔鬼的專屬,毫無疑問眼前的西園寺紅丸就是一只徹頭徹尾的魔鬼,人人都知道不能和魔鬼做交易,可魔鬼的語言就像是罌粟般美麗而誘人,更可怕的是,與魔鬼的交易一旦開始就不會結束,直到你出賣自己的靈魂。

    見成默陷入了思考,西園寺紅丸也不著急,他一顆一顆將棋盤的上的棋子收回了棋罐,直到棋盤上再也沒有剩下一顆棋子時,才緩慢的低語,這低語像是一種傾訴:“這個世界上最不光彩的事情,就是做一個弱者。不管從來多少次,我都不會允許自己成為棋子,當然我也可以使用精神勝利法,抵觸一切妄圖操控我的人,但我們都明白,這個時候我們并不是超然的游離在棋盤之外,只是自我選擇成為了一粒毫無價值的棄子。我的目標是成為神將,在不遠的將來,你一定能夠看到我登上天選者榜單最高的位置,成為能夠主宰他人命運的神將.....”

    西園寺紅丸從棋盤前站了起來,這一次輪到他低頭俯瞰著成默,用一種低沉但是激情萬丈的聲音說道:“成默,難道你就想這樣下去?難道你就想做一枚任人擺弄舍棄的棋子?別人要求你來歐羅巴,你就必須來歐羅巴,得罪了斯特恩還要小心翼翼的提防他的報復!就在現在,你還要心驚膽戰的解決自己的困境,你必須為自己找到出路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沒有做錯,卻要承擔本不該屬于你的痛苦,這一切沒有別的原因,只是因為你不夠強!”

    如果是別人一定會被西園寺紅丸蠱惑,但成默不會,假設西園寺紅丸沒有故意輸給他這局棋,成默也許會對西園寺紅丸所說的一切將信將疑,成默確定西園寺紅丸一定還有其他的隱藏在深處的企圖,他一時之間猜測不到,不過他決定先接受西園寺紅丸的好意.......

    于是成默也在棋盤前站了起來,他沒有說話,只是凝視著西園寺紅丸,隔了須臾之后,才向西園寺紅丸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兩只蒼白的手在燈光下握在了一起,這蒼白像是被水泡爛的白紙,即便腐爛了,也不愿意碎成泡沫。( 反叛的大魔王 http://www.kiullf.tw/6_6358/ 移動版閱讀m.ranwenw.com )
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